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时隔六年,王兴再“动刀”

时间:02-03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22

时隔六年,王兴再“动刀”

84年战将,成为美团对抗抖音的关键。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邓双琳编辑|李薇头图来源|视觉中国美团迎来2017年后最大规模组织架构调整。2月2日下午,美团创始人王兴发布内部信,宣布多项业务整合、人事调整以及美团新的战略方向。王兴言简意赅,全文内容如下:各位美团同学:经S-team研究决定,公司做如下调整:1.美团平台、到店、到家、基础研发等由王莆中负责;2.大众点评、SaaS、骑行、充电宝等由张川负责;3.无人机、境外业务汇报给我。字虽简短,动作颇大。经过解读,在核心本地商业上,美团对过去相对独立的事业群进行了整合。主要调整包括:对到家事业群、到店事业群、美团平台、基础研发等进行整合,共同向美团高级副总裁王莆中汇报;而大众点评、SaaS、骑行、充电宝等业务将由美团高级副总裁张川负责。其他组织保持不变。到店是美团历史最悠久的业务之一,历经多次调整与整合,最近的一次重大调整发生在2017年12月,在完成新一轮40亿美元融资后,美团宣布成立到店事业群和大零售事业群,分别由张川和王慧文担任总裁。新调任的王莆中是原美团到家事业群负责人,本次调整将美团最核心的到店业务整合交给王莆中,相当于其承担了美团目前最重要的竞争使命。王莆中 来源:视觉中国王莆中出生于1984年,是目前美团S-team(最高决策委员会)中年龄最小的成员,自2015年加入美团后,王莆中历任外卖配送高级产品总监、外卖事业部兼配送事业部负责人等职务。2023年9月,美团宣布五位业务负责人晋升为副总裁,其中多位均为85后,意味着美团管理层中的“少壮派”已经崛起。2023年11月,抖音也经历了一轮换帅:抖音本地生活负责人朱时雨被调整;抖音集团商业化负责人浦燕子兼任生活服务业务负责人,朱时雨调任“增长与商业解决方案”部门。显然,接下来,美团和抖音将面临更激烈的缠斗,王莆中和浦燕子也终有一战。此外,另一个关键信息点也值得品读:无人机与境外业务直接向王兴汇报,意味着科技与国际化业务的优先级得到提升,接下来美团或加大出海动作。从整体业务布局来看,美团的战略方向已经从2021年提出的“零售+科技”进化为“本地、零售、科技与国际化”四个关键词。战略转型的三年间,美团从2.6万亿港元的市值巅峰跌落,截至发稿前,仅剩3950亿港元市值,最近半个月甚至多次跌破发行价。视角拉至内外部,3年间美团内部新业务多次裁撤、收缩,大力降本;向外与抖音的竞争也愈演愈烈——从2021年的忽视、2022年的观望到2023年的全力反击。美团或许早就应该进行组织大调整了。“少壮派”崛起此前,尽管到店与到家业务合并,统一称为“核心本地商业”,但在组织架构上,张川和王莆中分别带领两大队伍,共同向王兴汇报。本次调整后,到店、到家业务以及相关的研发业务合并,统一交给王莆中带领。对于众多美团员工而言,这个调整“出乎意料”。因为一个月前张川刚向员工发布内部信,直面到店业务过去一年的竞争环境。他在信中坦率点出了美团目前的困境,“如果对手太强,我们怎么办?两个平台的天赋不同,我们应该怎样打赢一个长期的战争?”张川 来源:视觉中国张川也透露了美团到店业务舒服日子过得太久而导致的问题:面对抖音本地生活的进攻,美团到店业务的一线销售团队只能使用“补贴”“客情”去顶住,美团到店业务的产品经理,不知道寻找低价的用户的需求,不会使用APP、小程序和微信的方式。他认为,“到一线去,到战场去,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方法”。不过,市场似乎对张川的观点并不买账,内部信发布后,美团股价反而接连下跌。有声音认为,美团和阿里类似,没有找到最根本的问题,低价策略或许是一种表面上的解法,但用户为先、平台降低话语权才是底层逻辑。美团内部对张川的评价是“最懂商业化”。作为曾经百度联盟的负责人、58同城副总裁和到店负责人,张川擅长设计商业化的产品、搭建商业化的体系。在2017年成为美团到店事业群负责人后,张川迅速建设了本地商业基础设施,包括丰富商家供给、提升行业标准化水平等。张川加入美团时,美团在到店领域已经拥有绝对的头部优势,张川的贡献是将份额和利润做大。过去6年里,到店能够持续成为美团的主力现金流业务,得益于张川在相关领域的积累。不过,这一技能在美团与抖音的竞争中并未展露太多优势。海通国际研报数据显示,2023年抖音本地生活GTV(总交易额)约占美团三分之一,接近2000亿元。抖音发布的《2023年度数据报告》显示,2023年抖音生活服务平台总交易额增长256%,有超过450万家门店获得生意增长,入驻服务商数量增长1.79倍。美团基础设施已经稳固,接下来需要换能打硬仗的人上场。王莆中虽然是目前S-team中年龄最小的成员,但战功颇丰。近年来,他带领美团外卖从餐饮不断向“万物到家”的即时零售拓展,即时零售也成为了零售行业重要的线上线下结合新型业态。据36氪报道,王莆中在负责美团医药时期,短短10个月内,将美团的药品零售规模做到第一梯队。2020年社区电商业务开战时,王莆中就判断,拼多多是最强大的对手,“这是一场持久战,创业公司和没有相关经验的公司很难取得胜利”。美团联合创始人王慧文也曾评价王莆中:“莆中能跟我沟通,不是因为沟通能力强,而是因为能力强。”这也是美团内部员工对王莆中的一致评价。王兴有意提拔一批“少壮派”成长。2019年9月,美团十周年前夕的管理沟通会上,他便表示,未来10年,美团要让新一批管理者成长起来,这也是美团未来竞争力的重要来源。在这个过程中要长期有耐心,一是组织对个人的耐心,二是个人对自己的耐心。王兴认为,美团作为一个多业务的平台型公司,要为人才内部成长提供组织土壤;从人才角度上,领导梯队是一系列转弯的管道,层级的每一次变化都是一次转型。2023年9月,一批“少壮派”人才已经成长起来,美团宣布五位管理者晋升副总裁:无人机业务部负责人毛一年、到家研发平台负责人孙致钊、餐饮SaaS事业部负责人肖飞、闪购业务部负责人肖昆、买菜事业部负责人张晶。一次性提拔五位副总裁,在美团发展史上并不多见,而且其中还有多位85后。在王慧文、陈亮等老将陆续退休后,王兴需要培养新一批得力干将去面对新的竞争。加快出海2016年乌镇互联网大会上,王兴与张一鸣、程维三人曾共同探讨中国互联网市场的竞争与生存格局。王兴认为互联网下半场有三条增长出路:一是真正的硬科技,比如人工智能;二是跟传统产业的全面深度结合;三是海外市场,“因为还有更多未开垦的,或者用户还没到像中国一样,已经过半饱和的地方”。王兴对出海看得深刻高远,但美团在全球化进程上却十分谨慎。来源:视觉中国美团此前的全球化布局主要体现在海外投资上:2018年起,美团4000万美元参与了印度外卖公司Swiggy的融资;2018年2月和2019年2月,美团两度参投印尼网约车行业独角兽Go-Jek;此外,美团还参与过尼日利亚移动支付平台Opay1.2亿美元B轮融资,该平台与Opera所支持的打车平台Oride、外卖平台Ofood连通。2023年11月,有市场传闻,美团和Grab正在和德国外卖平台Delivery Hero接触,拟收购后者在东南亚运营的外卖品牌foodpanda。截至目前,双方都未对消息作出回应,收购一事尚未有定论。除了真金白银,美团真枪实弹自己去干的国际化项目,只有KeeTa。2023年5月,美团在中国香港推出的外卖平台KeeTa正式上线,KeeTa在香港沿袭了美团的补贴策略,不仅推出号称“十亿激赏”的新用户下单和运费减免等优惠,而且面向骑手提供的薪资也相对其他外卖平台更高。不过,王兴曾表示,对香港市场积极探索的同时也会保持审慎投入,“它对公司盈利表现的影响十分有限”。和其他互联网项目不同,无论到店还是外卖,要跑通国际化都非常困难,在海外任何一个地区都是一块硬骨头。美团在国内占领市场优势,依靠的是一支十分强大的地推“铁军”和多年重投入的配送体系,考虑到国外的国情、政策、文化和人力成本的不同,想要照搬复制,难度极高,更何况美团做的都是“低毛利”生意,干的都是苦活累活。王兴曾表示过:“国际化急也急不得,这是一个长期战役,我觉得都不是1年、2年、3年,也不是5年,我觉得是10年以上才会有大成的事情,至少得用10年的眼光去看。”本轮组织大调整,国际化的重要性被进一步提前,2024年美团的出海动作或许会加快。不过,美团需要找到一个不同于国内业务、组织效率更高的模式,去撬动国际化市场。新闻热线&投稿邮箱:tougao@iceo.com.cn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