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泰国佛牌魔力大揭秘!正牌阴牌搞混下场恐怖!

时间:02-02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19

泰国佛牌魔力大揭秘!正牌阴牌搞混下场恐怖!

2018年,演员袁立在微博上的一条爆料了冲上了热搜,她说:「我讲一个娱乐圈的鬼故事:一些女明星为了走红,天天吃斋念佛,求菩萨给自己一个国际大角色。有些人,竟然去泰国请小鬼,请回来,它可以帮你做任何事,角色都是小事了!有的女明星,用S油做成口红,据说涂了,保红!」大约在2010年前后,泰国佛牌、古曼童等信仰圣物开始在中国盛行起来,这背后离不开各路明星们的引领潮流。2012年底,电影《泰囧》的上映又为泰国佛牌的流行再了添一把火。一直以来,网络上都流传着很多明星请佛牌、养小鬼的都市传说,而袁立的爆料相对于圈内人自己站出来官方认证了,可想而知,她的评论区立刻就炸开了锅。那么请一尊佛牌就真的可以转运吗?那些明星养小鬼遭反噬的都市传说又是真是假呢?今天咱们来点惊悚的,聊聊泰国佛牌的故事。起源泰国是佛教国家,90%以上的居民都信仰佛教,而且他们的信仰并不是简单的挂在嘴上。泰国家家户户几乎都有佛堂,遍地都是寺庙。大到婚丧嫁娶,小到搬家、买车、考试,泰国人干什么之前都喜欢先拜一下佛。毫不夸张的说,在泰国,走在路上遇到寺庙的概率甚至比遇到银行的概率都大。佛牌作为「南传圣物」,在泰国已经有1000多年的历史了。之所以被称为「南传圣物」,是因为泰国人信奉的上座部佛教属于南传佛教,是由印度向南传播到斯里兰卡、缅甸、泰国等地的。上座部(thera,巴利语),在古印度巴利语中的意思是「长老」,上座部佛教则认为他们的传承为保守了佛陀最原本教法。关于佛牌的起源,有很多说法,但因为历史久远,各种说法的真实性已无从考证。第一种说法是,古时候,泰国战争连连,僧侣们为了使佛教文化得以延续,同时也为了让信众们能够方便礼佛,会在泥土中混入经粉、金属等材料,再把佛的模样雕刻在泥土上,从而制成了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泰国佛牌的雏形。然后对其诵经加持,再埋在佛塔中,使得其可以流传下去。第二种说法是,古时候的泰国有位德高望重的高官,他信仰佛教,家里有座大佛像,每日虔诚祭拜。有一天,泰国某地发生旱灾,国王心急如焚,派高官去治理灾害。高官由于特别笃信佛教,想要把佛像一块带往灾区,但苦于佛像太大,无法搬移。晚上,高官做梦,梦见佛祖让他用寺庙里的泥土捏一个佛祖的样子,并制成牌子挂于颈Jǐng间,这样就能保佑灾区人民平安。高官照做了。到了灾区以后,高官赈灾之余,还诚心诵读佛经,灾情果然迅速好转。后来,高官年事已高,告老还乡之时,便把佛牌赠与国王,以保佑国家太平安康。退休后的高官四处游历,并继续制作佛牌,佛牌就以这种方式逐渐进入了泰国人的生活,并一直流传下来。泰国人深信只要佩戴佛牌,就能得到神佛以及师父的庇佑与祝福。不管关于佛牌的起源之说,哪种是真的,可以肯定的呀一点是,佛牌最初是为了礼佛方便,从佛像演变而来的。所以广义上讲,只要有佛像的,我们都可以说是佛牌。后来在演变和传承的过程中,佛牌有了正牌和阴牌之分。正牌和阴牌的差异主要在于制作的材料是否使用到「阴料」。所谓阴料就是指「不好的事物」,比如尸骨、上吊绳、骨灰等等。正牌的制作材料多是寺庙泥土、沙粒、香灰、花粉、经粉、金银铜铁等金属。而且正牌多出自正规寺庙,开光加持正牌的也多是正规寺庙的僧侣或者正派法师(也就是泰国人所说的白衣阿赞);而加持阴牌的多是野路子法師,也就是泰国人俗称的「黑衣阿赞」。正牌的代表牌种包括崇迪、必达、药师、龙婆系列等等。其中崇迪佛牌常常被信徒们认为是泰国佛牌之王。崇迪佛牌中的佛像是没有面相的,很多人误认为这尊佛叫做崇迪佛,其实不然。崇迪是制作佛牌的高僧的名字,其本名叫作Pà pú tā zàn「帕菩他赞.多.彭浪锡」(Somdej Phra Buddhacharn Toh Phomarangsi),泰国民间更喜欢称他为阿赞多大师。而崇迪佛牌上的佛像其实是佛祖释迦摩尼禅定时的一个法相。阿赞多大师出生于佛历2331年,即公元1788年,他的师父是泰国著名寺庙金钟寺(Wat Rakhang)的第一代住持,据说后来修成了阿罗汉正果。大约在佛历2382年左右(公元1839年),阿赞多大师在禅定时,忽然听到了师父的声音,师父说「徒儿,明早的日出很特别,早起去海边看看吧!」阿赞多不敢怠慢,天还未亮就跑到海边去了。说也奇怪,当时太阳还没有升起来,东边却缓缓出现了一道白光。阿赞多定睛一看,竟然是佛祖释迦摩尼禅定的光影。佛身下有三层法座,代表了佛、法、僧三宝圆满之法相,也象征着天地人三界。光影是没有五官的,寓意了佛祖无面无相无我的至高境界。阿赞多激动地泪流满面,大声说道「感谢恩师的指点,这尊佛像一定会带给人们幸福平安,我会把祂赐给每一个人,凡佩戴或供奉者会诸事顺心,广结善缘。」说罢,对着光影叩拜三次,随后匆匆赶回寺庙,着手将看到的光影制作成了佛牌。这就是崇迪佛牌的由来。相传阿赞多大师一生共制作了84000枚崇迪佛牌,每当金钟寺举办法会时,他都会将加持过的佛牌免费送给前来祈福的信众。阿赞多大师圆寂一百多年后,泰国某地爆发了一场瘟疫。有人从佛牌中的佛像身上磨下了一点粉末泡水喝,疫病竟然好了。这是因为阿赞多大师在制作佛牌时,加入了数十种草药所磨成的粉。小小佛牌救了无数人的性命。时任泰国国王追封了阿赞多「崇迪」的尊号, 崇有「崇高」之意,迪意为「启迪者」,「崇迪」代表的就是「受人尊崇的启迪者」。如今还流传于世的阿赞多大师亲制的「崇迪佛牌」已为数不多了,据说一枚阿赞多「崇迪佛牌」真品能卖到千万泰铢。后来,不少有修为的大师,也都制作加持过「崇迪佛牌」。「崇迪佛牌」的功效是使人逢凶化吉,对危险有第六感,助事业,挡灾避险。著名武打明星成龙就曾带过龙婆培(LP pae)大师在佛历2517年,公历1974年,督制加持的崇迪佛牌。1986年,成龙在拍摄《龙兄虎弟》时从高空坠落,导致脑出血,头骨凹陷,与死神擦肩而过,但捡回了一条性命,据说成龙当时带着的就是崇迪佛牌,也正因如此,成龙此后开始相信佛牌的庇佑作用。除了正牌佛牌,还有很多人喜欢带阴牌,因为阴牌要比正牌见效快的多。古曼童、拍婴、坤平佛牌、鬼妈妈媚南平等等都属于阴牌。阴牌虽然见效快,但禁忌也多,配合不当恐遭反噬。反噬之谜2002年7月31日盛夏的一个傍晚,上海静安区某公寓楼发生了一起悲剧。女性亡者容颜秀丽,美艳的不可方物,她正是香港著名艳星陈宝莲。陈宝莲去世时,年仅29岁,她选在出生地上海,结束了她短暂又悲惨的人生。可怜了她那唯一的儿子,出生才40多天,就永远失去了母亲。警方在陈宝莲的住所发现了一封她留给母亲的遗书,部分内容是这样的:「妈咪请替我打电话给少爷,告诉他:宝莲去了,要好好保重身体!宝莲临死仍一直爱着他。我不允许任何人诋毁他。」「代我向曾志伟、梁家辉、黄百鸣与陈百祥说再见。有些事情是朋友可以帮忙,有些事情却是朋友帮不上的。」少爷是陈宝莲对台湾富商黄任中的昵称,一时之间,陈宝莲为情而死的议论声甚嚣尘上。2005年,黄任中干女儿之一的小潘潘向媒体爆料,说陈宝莲生前曾养「小鬼」,这又为陈宝莲的离世平添了一分玄幻色彩。陈宝莲,1973年出生于上海,在她儿时的记忆中,没有来自父母的关爱,只有无尽的争吵声和锅碗瓢盆被摔碎时的清脆落地声。4岁那年,陈宝莲的父母离婚,此后父亲就从她的生命中消失了。不久后,母亲也嫌她是个累赘,把她丢给了外婆,独自去香港闯荡了。小时候,陈宝莲是跟着外婆长大的。直到12岁,才被母亲接到了香港。可嗜赌的母亲却把出落得亭亭玉立的陈宝莲当成了摇钱树。15岁时,身高175cm的陈宝莲,被母亲推荐到了模特公司去工作。母亲说,一个女孩子上学没用,你去拍照赚钱还债吧。1990年,母亲又为陈宝莲报名了「亚洲小姐」比赛,虽然没能取得名次,但陈宝莲高挑靓丽的外形还是引起了影视公司的注意。比赛后,母亲代陈宝莲签约了风月片《聊斋之灯草和尚》。那一年,陈宝莲只有17岁,还不到独立签约的年龄。据朋友说,她常常在片场抹眼泪,哭完再开工。有人说,《灯草和尚》中的陈宝莲,眉眼中总是带着淡淡的哀伤。如今看来,不过是她内心真实痛苦的外化罢了。《灯草和尚》一战成名后,母亲又接连为陈宝莲签了8部风月片,从此陈宝莲在「脱」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直到1994年,她在周星驰执导的电影《国产凌凌漆》里饰演女特工,这才算第一次在镜头前把衣服穿了回来。《国产凌凌漆》中的陈宝莲性感美艳,几个转身镜头让观众印象深刻。本以为这是一个转型的良好开端,可就在此时,陈宝莲却突然检查出患上了子宫水泡,不得不停工休养。年后,病好了,但演绎事业又回到了原点:没有戏拍,也接不到广告,偶尔找上门来的制片公司依然是以前那些。屋漏偏逢连夜雨,1993年,陈宝莲与香港男演员莫少聪因戏结缘(《剑奴》),开始拍拖,可莫少聪是出了名的「渣」。不久后,陈宝莲被劈腿,她公开斥责男方是个「伪君子」,两人正式分手。低谷时,台湾富商黄任中开始猛烈追求陈宝莲。黄任中是国民党元老黄少谷的独子,人称「黄大少」,同时也是一位风流成性的花花公子。一生结过4次婚,身边的女朋友、红颜知己、干女儿、女徒弟,加起来有100多人,有些人甚至直接住在黄家。黄任中家有个巨大的客厅沙发,可以同时容纳20、30人。每次出行,他身边必围绕着多名绝色美女。他有一句口头禅:「女人是我生命的原动力,没有女人吃不下饭。」追女孩,黄任中不仅会使用鲜花礼物等糖衣炮弹,还懂得「攻心」策略。比如他曾经承诺过陈宝莲,会帮她摆脱艳星的称号,还教她为人处世的方法。从未感受过父爱,也没有被人如此关怀过的陈宝莲,一下子就沦陷了,她心甘情愿地留在了比自己大33岁的黄任中身边,成了他的「干女儿」。在外人面前,陈宝莲称黄任中为「干爹」,私下里就叫她爸爸或者少爷。交往初期,黄任中对陈宝莲百依百顺,把她宠上了天。各种名牌服饰、包包随便买,陈宝莲家里没摘吊牌的奢侈品一度堆成了小山。黄任中还送过陈宝莲一条价值2000万的翡翠项链。不仅如此,黄任中的一位友人透露,有一次黄任中约陈宝莲吃饭,陈宝莲因为工作的原因,迟到了很久,黄任中就一直等着她,没动筷子。然而,对于黄任中这样的大佬来说,他要的是星辰大海,是整片森林,他不可能永远偏爱陈宝莲。当黄任中又带其他女人回家时,陈宝莲开始她变得患得患失,情绪和行为失控。喝酒、打人,在黄宅里发疯,陈宝莲不断挑战黄任中的底线。最终,黄任中给了陈宝莲一笔300万的分手费,让她去英国读书。但陈宝莲并没有去上学,刚到英国两个月,她就把钱挥霍完了。后来又回到台湾去找黄任中复和,黄任中没有答应。此后,坊间就出现了陈宝莲为挽回「干爹」的心,而戴阴牌养小鬼的传闻。1998年4月,陈宝莲在接受香港某周刊采访时,突然将身上的晚礼服拉下,任由记者拍照,并声称自己有小鬼护身。同年6月,陈宝莲参加伦理片《感官世界》的首映礼。接受采访时,她说:「来台湾发展的这么多年来,在我身边的永远是一些绯闻,我也是一个人,也会受不了很多的压力。」说罢,当着一众记者的面,掏出了一个小刀片,现场一度失控。1999年3月,陈宝莲又跑到黄任中家捶门,想要见黄任中。被拒之门外后,陈宝莲竟然在黄任中家门口脱掉衣服吞药,幸好被邻居救下了。之后,陈宝莲更加神智不清。1999年10月,陈宝莲从台北搭乘飞机去日本,因携带安眠药被日本拒绝入境,随后被遣返回台北机场。落地台北后,陈宝莲大闹机场。不仅仅是机场,在警察局、在地检蜀,都曾发生过陈宝莲发飙大闹的失控场面。一代「性感女神」就这样沦落成了「恍神女王」。90年代末,陈宝莲与蓝洁瑛、洪朝丰、蔡枫华被人们并称为香港娱乐圈的「四大癫王」。2001年,陈宝莲怀孕,孩子的生父不明。有报道称是一名姓涂的DJ。第二年,陈宝莲生下一名男婴。只可惜,孩子刚满月,陈宝莲就撒手人寰了。直到离世,陈宝莲都没能忘了黄任中,日记里满是对黄任中的思念,其中一页写着「珍惜眼前人,我很珍惜爸爸,I LOVE YOU女儿亲亲爸爸黄任中」。黄任中听闻陈宝莲的死讯,沉默了很久,接着独自回到了房间。追悼会时,记者采访黄任中,他说「陈宝莲最漂亮、最活泼、最可爱的那段时光,我刚好有机会和她在一起,我对她非常怀念。」黄任中还表示如果陈宝莲小孩的父亲不愿意养他,自己可以出钱抚养。然而,很快,黄任中深陷逃税案,自顾不暇,健康也每况愈下,于2004年病逝。陈宝莲的遗孤后来被王菲的经纪人邱黎宽收养,如今已长大成人。坊间传闻,陈宝莲后来行为癫狂原因是养小鬼遭到了反噬。2005年,曾与陈宝莲争宠的黄任中干女儿之一的小潘潘向媒体透露,陈宝莲生前走到哪儿都会带着「小偶像」,每天喂它吃红色不知名的食物。这一曝料似乎更加坐实了陈宝莲「养小鬼」的传闻。值得一提的一点是,小鬼与古曼童是有着本质的不同的。古曼童虽然是阴牌,但制作时,法师依然会秉持着谨慎且虔诚的态度。他们会静坐止观,恳请飘泊于四次元空间的、意外离世的孩童灵魂进驻古曼童造型之中。如果被拒绝,法师不做任何强迫。供养人也需要在不违悖法律以及佛门戒律的前提下供养古曼童,古曼童也必须要善用自己的法力,来造福人类、累积功德,以期待尽快进入轮回再生为人,或者成仙成神。而小鬼则不同,制作小鬼的法师会强行把小孩的灵魂通过法术锁进材料之中。因为有强迫的成分,小鬼往往怨气极重,还具有攻击性。光怪陆离的娱乐圈里,被传戴阴牌养小鬼的明星,远非陈宝莲一人。2013年,香港壹周刊报道:张柏芝信仰混乱,一会儿信耶稣,一会儿拜观音,当年为增强姻缘、事业运,还走偏门供奉「鬼童」。本来一直事事如意,但近年头头碰着黑,跟谢霆锋离婚,又成为票房毒药,身价下滑,张柏芝怀疑是「鬼童」调了头。于是托泰国高人化解,可惜搞不定,最近又再次转投基督教,并透过朋友向有「高主教」之称的高皓正求助,为她驱走四只「鬼童」。1980年出生的张柏芝,被誉为「最后一位有能力统一大众审美的香港女星」。她的美,就像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张柏芝出道即巅峰,18岁时在周星驰执导的电影《喜剧之王》中担任女主角柳飘飘。次年,凭借电影《星语星愿》夺得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新人奖。2004年,24岁的张柏芝又凭借《忘不了》一举摘下金像奖影后的桂冠,成为了史上最年轻的金像奖影后。2006年,张柏芝与谢霆锋携手走进婚姻的殿堂,二人一度被誉为香港娱乐圈的金童玉女。然而,仅仅两年后,陈老师的「艳照门」事件爆发,一时间,张柏芝成了千夫所指的「淫妇」,人生进入至暗时刻。起初,面对纷扰,锋芝二人却始终选择十指紧扣。谢霆锋还特别爷们地说,我从18岁就认识了柏芝,我既然选择她作为我的妻子,那我就一定会接受她所有的过去。可世事难料,2011年,两人的婚姻还是走到了尽头。离婚后,张柏芝复出拍戏,因为看重片酬,接演的大多是烂片。《杨门女将之军令如山》、《极速天使》、《无价之宝》、《最强囍事》、《危险关系》,每一部张柏芝参演的电影都票房惨淡,口碑不佳,从此张柏芝也被冠上「票房毒药」之称。而香港壹周刊把张柏芝的婚姻触礁和事业滑铁卢都归咎于了「鬼仔」失控。壹周刊在2013年的那篇报道中说,张柏芝早在2003年就到泰国请了「古曼童」,回家供奉。多年来,张柏芝养的古曼童高达4只,时不时就会跑到泰国,请高僧为古曼童加持,以增强自己的运势。近些年来,古曼童频频失控,开始不听主人的话。张柏芝曾托弟弟在香港寻找高人驱鬼,可不想,找来的高人竟是个神棍。钱没少花不说,事情也没办成。后来,张柏芝又向「高主教」高皓正求助。周刊的报道虽然说的有鼻子有眼,但很快张柏芝方面就出来辟谣了。2013年4月6日,张柏芝中文网官方微博发文称「壹周刊的报道严重脱离事实,完全不负责任,误导读者。希望这种毫无证据的抹黑可以就此停止。」被称为「高主教」的高皓正也在微博上澄清说「张柏芝并未接触过我,我公开否认此报导」。张柏芝养古曼童一事是否是捕风捉影,谁也不好说,但张柏芝喜欢带佛牌却是不争的事实。相信很多人都见过这几张张柏芝佩戴佛牌的照片。不过,仔细看我们很容易发现,这并不是什么偏门的阴牌,而是正牌崇迪佛牌。坊间传闻,张柏芝在泰国捐助了某寺庙上百万泰铢,才造下了因缘,获得了这张佛牌。说完女明星,该来说说男明星了,毕竟戴佛牌、供奉古曼童、或者养小鬼可不是女明星的专利。2013年 ,《华商报》的一篇报道指出金像奖影帝张家辉曾在媒体面前公然吐槽说,古曼童并没有传闻中的那么灵验。2013年7月,张家辉在电影《激战》的北京发布会上,抱怨因拍打戏腿部受伤,四处寻医问药都没有治好。张家辉说「名医治不好我的腿伤,我就去泰国请古曼童,腿伤还是没有痊愈。」张家辉的这波不打自招的操作,着实是看得人眼花缭乱。除了张家辉,在《古惑仔》中饰演「乌鸦」一角的港星张耀扬也被爆,供养过古曼童。他的养法还比较奇特,不是把古曼童随身携带,供在家中某个角落,而是种在自己左手的大拇指里,也就是传说中的「血肉养法」。不过,此传闻并没有得到过张耀扬本人的证实。与泰国佛牌有关的诡异传闻还有很多,比如发生在2018年婴尸盗窃事件。由于内容过于惊悚,有机会我们在会员视频里跟大家聊吧。在成龙、甄子丹、洪金宝、张柏芝、郭德纲等一众明星的带领之下,佛牌热大约在2013年前后,在中国达到顶峰,近几年有衰落的趋势。有人说是各种灵异传闻,给大众造成了心理阴影,让人们不敢再请佛牌了。这可能是原因之一,但真正让佛牌泡沫破裂的诱因并非灵异事件,而是无良牌商所造成的市场乱象。乱象前面我们提到泰国佛牌分为正牌和阴牌,其实还有一种牌,我们没有说,那就是商业牌。商业牌,顾名思义就是牌商以赚钱为目的,通过工厂批量生产的佛牌,一般都造型绚丽、图案精美。好一点的商业牌,会拿到泰国寺庙里,请僧侣赐福。但绝大多数商业牌,出厂后就直接拿到市场上去卖了,充其量只是一个艺术品而已。另外,赐福并不等同于加持。赐福是对恭请人和佛牌的祝福仪式,往往只要几分钟就能完成。而加持是高僧利用自身法力或者借助上界神佛经文法印的力量,为某件物品进行灌注,使其具有一定的特殊能力。佛教认为,「加持」是非常消耗体力和法力的,因此一位高僧每天能够加持的佛牌数量极其有限。2013年,凤凰网的一篇报道指出「中国国内佛牌市场良莠不齐,真牌假牌难辨。很多在泰国根本不存在的佛牌种类在国内却异常盛行。」一位从事佛牌销售张姓男子对记者说「在泰国,根本就没有蝴蝶牌、九尾狐牌、蜘蛛牌这类在国内炒得很厉害的佛牌。这些都是所谓的商业牌,专门针对外国市场编造出来的,由工厂生产,价格也乱七八糟。」其实花钱买了没什么功效的商业牌还不是最糟糕的,最惨的是请了来路不明的阴牌,钱花出去了不说,心里还膈应。有人可能会说了,那我直接去泰国寺庙里请佛牌,请来的肯定是货真价实的正牌吧?你要真这么想,就是too young,too naïve了。2019年11月,一位泰国网友在芭提雅Nong Ket Yai寺前拍下的一段视频,在泰国引发了热议。这位泰国网友想要进寺参拜,却被拦在了门外,寺庙方告诉她,「这里只接待中国游客。」泰国人的寺庙,泰国人自己进不去,只对中国人开放,这是什么道理?遥想2015年时,泰国清莱的一间寺庙还因为不满中国游客的不文明行为,短暂宣布禁止中国游客入内参观。怎么仅仅过了4年,中国游客的地位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了呢?芭提雅Nong Ket Yai寺庙方丈后来接受了媒体的采访,原来这背后的原因是「有钱能使鬼推磨」。方丈表示「中国游客是合法租下寺庙的,得到了政府机构的准许。没有中国游客的时候,寺庙就会关闭。从中国游客那里获得的收入,将用于寺庙的发展。」不止是芭提雅的这间寺庙,在泰国,不少地方的寺庙早就变成了「佛牌专卖店」。原本只是当地村民偶尔会去做做功德的乡间小庙,被商人租下后,每天都有一车一车的游客被送来。导游在前头带队,庙里人声鼎沸。买香烛、祈福、接受僧侣祝福、购买佛牌等圣物,一套完整的流水线,把游客安排的明明白白的。不得不感慨一句,中国人的心理还是中国人最懂啊。2013年,一篇题为《泰国佛牌极度危险!》的文章曾被广泛转发,该文认为佛牌跟「佛」字没有任何关系,就是一种邪物,带了后患无穷。在我看来,这篇文章也有些以偏概全了。佛牌已经在泰国流传了上千年了,它自有它存在的道理和价值。只是现今一些牌商把信仰变成了敛财的工具,使佛牌成为了快消品。凤凰网的那篇报道还指出「对于佛牌的真假,即使是卖家也很难说清楚。」一份证书,一张与高僧的合照,根本不足以证明佛牌的来历。「基本没有一家做佛牌的能告诉消费者特别全的信息,整个市场都比较混乱,对于绝大部分消费者来说,要想鉴别佛牌的真假几乎是不可能。」其实在佛家看来,福报都是有定数的,福运也是修来的,唯有惜福修福,努力积德行善才能改变命运。说回港星陈宝莲的早逝。很多人都说,她是被小鬼反噬了,却忽略了她年纪轻轻,却已千疮百孔的内心。陈宝莲的遗书中还有这样一段话「我没有恍惚,我很清醒,只是我太痛苦。我渴望亲情,我渴望爱情,只可惜,这辈子,我两者都落空。」据陈宝莲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好友说,传闻中的陈宝莲养的小鬼,其实是泰国高人所送的一尊小佛像。高人表示只要爱惜佛像,便会带来好运。陈宝莲深信不疑,将佛像当成宝宝般爱惜,闲来会跟佛像说话。陈宝莲曾对好友说「我是拜观音的,怎会做将小朋友的灵魂困住,令他们不能超渡的事呢!」只可惜,高人所送的这尊佛像并没能扭转陈宝莲的命运,她还是走上了不归路。陈宝莲从小没有获得过父母的疼爱,一生缺爱,导致她获得他人的一点点温暖,都会加倍奉还。同样的,当她无法从所爱的人身上再获得支持时,崩溃得也很迅速。陈宝莲的悲惨命运似乎在她的童年已经被写定了。在铺天盖地的养小鬼传闻中,有一则新闻被很多人忽视了,那就是陈宝莲可能患有产后抑郁。她生前曾多次求助于精神科医生,希望治疗她的不安。这也许才是她走上不归路的真正原因吧。影片的最后再跟大家分享一则趣闻。多年以前,《西游记》中如来佛祖的扮演者朱龙广,到泰国旅游时,买了块佛牌,据说是高僧加持过的,很灵验。但买完之后,仔细一看,却发现了问题,佛牌里的佛像竟然是他扮演的如来佛祖。自己买了块自己,这可还行?但反过来想想,每个人最大的庇佑者不就是自己吗?只要自己不放弃自己,那么人生就有无限的可能。这也许就是为什么买佛牌时,店家总强调「想要佛牌起效,还要配合自身的努力和福报」的原因吧。怨人不如自怨,求人不如求己。心中有佛,所见万物皆是佛,又何必执着于一块小小的牌子呢?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